这“哗哗“的水声,是村民们最渴望的天籁之音!-长治新闻网-山西长治第一新闻门户

快乐赛车计划开奖

这“哗哗“的水声,是村民们最渴望的天籁之音!

2019-11-25  来源:新华社  编辑:韩焰

  初冬时节,中条山上,南岭村里,在打井工程竣工仪式现场,随着电闸一合,一股清泉从403米深的井下喷涌而出……从这一天起,百年“旱井村”有了自己的深水井。

1.jpg

11月20日,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打井工程竣工仪式现场,一位村民正在用手接水。

  位于中条山脉的山西省翼城县南岭村,共有245户786口人,这里沟壑纵横,10个自然村分布在七沟八梁上。有史以来,南岭村一直靠天吃水。挖旱井,成了村民们的生存日常。

2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陶家自然村,66岁的村民张平言在旱井挑水(7月2日摄)。张平言种了13亩地,还养了几头牛和几只鸡,一年下来收入还不错,就是喝水用水是个大问题。

3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陶家自然村,81岁的村民张立根在土豆地里松土(7月2日摄)。张立根种了19亩地,因为山上缺水,庄稼收成也不好。

4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樊家岭自然村,53岁的村民王春儿在自家的旱井里打水(7月30日摄)。王春儿家的旱井深约10米,但存的水经常不足1米,家里五口人都是靠着这眼旱井用水。

5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樊家岭自然村,村民元公地在山洞里挑水(7月30日摄)。樊家岭自然村原来住着200多位村民,因为缺水,很多村民陆续搬走。村里的旱井因为年久失修,存不住水,剩下的村民都是靠着山洞里的滴水泉过日子。

  旱井一般选在低洼处,深挖10米左右,但不出水,主要用来存水——夏天集雨水,冬天存积雪,以供人畜使用。当地流传着“南岭吃水贵如油”的说法,能喝上一口清甜的深井水是南岭村一代又一代村民的夙愿。

6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南天井自然村,村民吉国森在家里打开水龙头放水(7月4日摄)。吉国森家的水龙头接的水管连着南天井自然村山洞里渗水的小泉眼,因为今年山上旱,山洞小泉眼的水时有时无。

7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陶家自然村,81岁的村民张立根在给牛喂水(7月2日摄)。张立根说,这几年比较旱,旱井里存的水也不多,所以他在屋檐下放了两口大缸用来接雨水。

8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樊家岭自然村,村民元公地用刚从山洞里挑来的水烧水准备做饭(7月30日摄)。

  存水难,找水难,用水便特别珍惜。南岭村家家户户都备着几个大水缸,下雨下雪的时候,村民们把家里的锅碗瓢盆都摆在房檐下接水,再倒到水缸、旱井里存起来。

9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石坡自然村,村民张爱芝在查看家里水缸里的水(7月3日摄)。80岁的张爱芝一个人生活,因为年龄大了挑不动水,日常生活用水全靠村委会工作人员送水和邻居帮忙。

10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陶家自然村,一位村民在修理自制的放在屋檐下接雨水的装置(7月2日摄)。

  干旱少雨的时候,村里的大部分旱井都干涸了,村民们只好挑着水桶,沿着山间的羊肠小道去山沟里寻水。

11.jpg

山西翼城县南岭村干涸开裂的土地(7月4日摄)。

12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陶家自然村,村民张平言拉着自制的水车去旱井挑水(7月2日摄)。张平言种了13亩地,还养了几头牛和几只鸡,一年下来收入还不错,就是喝水用水是个大问题。

13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赵家后自然村,村民刘青虎在查看旱井里的存水情况(7月4日摄)。刘青虎家多年来一直靠这口旱井用水,但这几年山上旱,旱井里的水也不多了。

14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石坡自然村,村支书张奎言在给村民家送水(7月3日摄)。


  在党支部和村干部的带领下,村民们四处找水源、挖旱井、修集雨场,想尽一切办法与水“斗”。

 15.jpg

在山西省翼城县南岭村村委会附近,驻村第一书记王晓华从一口旱井里抽水,准备把水送到山上缺水的自然村(7月3日摄)。

16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,村里的工作人员开着三轮车给缺水的自然村送水(7月3日无人机拍摄)。今年山上的旱情比较严重,自然村里大部分旱井都干涸了,村委会每隔几天就用三轮车送水上山。

17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石坡自然村,村支书张奎言(左)在给一位村民家送水(7月3日摄)。

18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石坡自然村,村里的工作人员在给村民闫玉兰家送水(7月3日摄)。因为今年比较旱,闫玉兰家的旱井里快没水了,平常用水只能靠村里从外面拉水。


  可是,哪里有水呢?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,政府为了解决村民吃水问题,派来水利专家勘探,在当时的情况下判断,该地的地质构造中几乎不可能含有大量地下水。

19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,村支书张奎言和驻村第一书记王晓华(下)在查看一口旱井的存水情况(7月3日无人机拍摄)。

20.jpg

这是山西翼城县南岭村陶家自然村的集雨场(7月4日无人机拍摄)。集雨场是旱井的配套设施,在旱井周围选出一片平整土地,中间有小沟渠与旱井相通,为的是让更多的雨水流入旱井中,解决村民的喝水问题。

 

  吃水难,多少年来像一柄大石头悬在村民心上。2017年,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反复探讨,决定要打一口深水井,真正解决缺水的难题。打井的消息传出后,全村热情高涨,村民们踊跃为打井捐款。

21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南天井自然村,驻村第一书记王晓华在山洞里查看小泉眼的出水情况(7月4日摄)。

22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樊家岭自然村,村支书张奎言在山洞里接水(7月30日摄)。

  2018年底,南岭村从县里争取到35万元专项资金。2019年5月,打井所需的手续全部办完后,村干部和村民们手搬肩扛把设备运到了勘测现场,打井开工了。

23.jpg

7月4日无人机拍摄的山西翼城县南岭村打井工地。

24.jpg

一名工人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打井工地上施工(7月4日摄)。

25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打井工地,一位村民在调整水管,准备把从南坡村拉来的水引到工地上用于打井(7月4日摄)。

26.jpg

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,村支书张奎言在接水管,准备把水管拉到沟里的打井工地上用于打井(7月3日摄)。打井工程开工以后,每天,村里的工作人员都要开着翼城县水利局为南岭村配备的运水车,去离村约7公里远的南坡村抽水拉回南岭村,运水车拉回的水一部分用于打井工地用水,一部分用三轮车拉到山上缺水的自然村。

  7月初,水井打到100多米,打井队决定试水,出水仅几分钟;8月中旬,井打到300多米,打井队决定再试一次水,出水也只有10多分钟。这意味着,打井失败了,打井队也停工了。

  是继续往下打,还是就此放弃?村干部和村民们不甘心,300米没有水,那就打到350米,400米,500米!一定要把水打出来!

  10月中旬,井打到了403米,奇迹出现了,水管里的水以每小时10立方米的速度往上抽,抽了170个小时仍然没有断流。村民们看着汩汩而出的流水,眼眶湿润。
  不久,水质监测报告出来了——水很干净,质量很好。

  在南岭村打井工程竣工仪式现场,村民们拿着容器排着队在水管前接水,有些村民迫不及待地用手捧水品尝。

27.jpg

11月20日,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打井工程竣工仪式现场,村民围在水管边排队接水。

28.jpg

11月20日,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打井工程竣工仪式现场,村民张平言(右)在接井下抽上来的水。

29.jpg

11月20日,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打井工程竣工仪式现场,一位村民在用手捧起井下抽上来的水喝。

  从这一天起,百年“旱井村”终于有了自己的深水井,祖祖辈辈“为水困”的宿命成为了过去。过些日子,村里还将在井边安装水管,将干净的深井水引到南岭村每户村民的家中。

30.jpg

11月20日,在山西翼城县南岭村打井工程竣工仪式现场,一位村民在用手接井下抽上来的水。

新华社记者 詹彦 摄影报道

本网站由长治新闻网版权所有  晋ICP备09004873号 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区可证: 晋B2——20060016 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 编号:14103016